2020中超旧秩序瓦解 最严限薪浮华将随风雪逝去

稿件来源:小贝贝克足球 昨天,2021赛季中国足球的赛历公布,这也正式告诉了我们:2020年的足球大页,真的要翻过去了。 这个事实上只维持了半年历程的疫情复苏之季,应当是继2001年五里河出线之夜和世界杯三战之后最为受人瞩目的一年——7月25日,姗姗来迟的中超揭幕战、也是国内足球的今年首秀,广州恒大淘宝vs上海绿地申花,收视率高达0.5112%,市占率达到4.6923%,创造了央视第二高收视率,当日仅次于央广总台的新闻联播。 足球被全民寄予了厚望。 哪怕是不懂足球、不问体育的人们,也期待着足球可以率物垂范,帮助各行业解锁“疫情终被控制”的信号。 这一年,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伴随着法甲被腰斩、欧洲杯/美洲杯/奥运会被取消的风声鹤唳而开幕,又在以鲁能夺得足协杯作为年终谢幕的标志后不久,迎来美国确诊人数逼近2000万和英国伦敦宣告封城的现实肃杀。 这一切都在刻画和描摹:中国,完全成为了世界标杆,第一次以革除所有聒噪、遏灭一切争议的姿态成为标杆。 而足球,有幸成为了注脚。 特别是在大连一度遭遇疫情反复的情况中大连赛区却万无一失的成果映衬下,换来了岁末时分江苏江苏队主帅奥拉罗尤的那一句:“世界上最大的自由,就在中国。” 奥拉罗尤,这是他人生的最得意的一年。自2018年来到中国之后,他是中国足坛对阵广州恒大成绩最为彪炳的教头,他完成了亚洲名帅崔龙洙和欧洲名帅卡佩罗都没能实现的伟业:把不可一世的广州恒大拉下马。 11月12日的苏州奥体之夜,2000江苏球迷用宛若八年前近7万人的声浪彻底轰碎了恒大的王座,以及那句四年前在南京城的阴云之语:“恒大要的冠军,我不给你,你就不能抢!” 早成者未必有成,晚达者未必不达。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中国足球的天彻底变了。 一个月之后,首次赛季四大皆空的恒大又创造了一个首次:建队以来,首次启用国产教练——郑智走马总经理,一举架空了金球先生卡纳瓦罗的同时,也在那一阶段向老兄傅博发去了邀请函。 恒大竟然没钱去颐指气使地驱逐主教练了,恒大竟然需要用冷战、冷暴力的方式来软性膈应主教练了,这是十年金元王朝的旷世奇景。 一个星期之后,足协专项工作整治会议在上海召开,时隔两年,注资帽与限薪帽被条文形式正式上马,金元王朝真的崩塌了。 送走扎哈维,送走胡尔克,送走雷纳尔迪尼奥,送走佩莱……送走大金元时代的同时,也在送走一些昔日追逐足球崛起的尾客们:泰州远大,北京人和,石家庄永昌,贵州恒丰,等等等等。 这些球队,2021赛季,人们还能看到吗? 疫情打击下的经济,‘国进民退’成为显而易见的主基调,曾经在国内足坛手眼遮天的民企老板们渐渐都失去了心气。 次级别的中甲联赛,包揽前四、在季中始终保有冲超希望的队伍,为清一色的国资俱乐部:长春吉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市二道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浙江能源集团(浙江省人民政府)、昆山文商旅集团有限公司(昆山市国资委)、成都兴城投资集团(成都市国资委)。 包括吹响年度落幕哨声的足协杯冠军山东鲁能,同样继续着国企之路,在济南文旅的领导注目下击败了创造全华班奇迹的江苏江苏队易购。 鲁能变更了国企股东,下赛季也不会再注名俱乐部为“鲁能”。但是生于泰山下、茁于泰山颠的山东球迷绝无恐慌,‘泰山队’本就是橙色看台一直以来的口号。 相比于齐鲁足坛的淡定,这个冬天,建业、国安、绿城、泰达等老字号球会的门面,很可能都会随着风雪逝去。 国进民退的另一个侧面,是去企业化的雷霆施政。 上任超过一年的足协主席宣布了“良心”将成为中国足球新的内核,但就在‘良心说’公布于世不足半月,早已解散的辽足却再次因为严重欠薪而登上头条。 欠薪,是2020年国内足坛的一条暗线。 不论是头部豪门还是底层平民,这一年鲜有保证球员每个月按时收到短信的俱乐部。辽足悲剧,仅仅是拼图的一个大块而已。 中国足球到底有没有良心? 在旧格局被肢解撕碎的当下,这竟然还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老生常谈之程度,宛若三年前制定的《2020行动计划》全面失败(未能进入世界前70排名、连续缺席奥运会和U20/U17世界杯,)之后,“余下的4场40强赛必须全胜,而且不能给自己留后路”,成为了用以结束这一年最后的回声。 这是历史的周期率吗? 动荡中,唤燃亿心,唤醒了一场冲破旧秩序的革命。新年冬天的飞雪则在奔腾着二〇二一的温暖。 祝福每一位情绪各安的读者,都能够拥抱这份新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