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年度十大事件:归化是焦点 恒大未来受关注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组联合报道 2020赛季,是中国足球的多事之秋,新冠疫情下的赛会制,天海等俱乐部解散或退出,高丰文去世,鲁能面临改革,武磊征战西乙,职业联盟依然难产,不一而足。 2020赛季,也是中国足球的特殊一年,在新冠防疫政策常态化的情况下,联赛成功举办,产生了新的王者,也催化了恒大变局。 2020赛季,更是中国足球的变化之年,联赛大降薪,以浩克代表的大牌外援离开,足协一刀切推行中性名,本土教练李铁开始执教国家队,归化国脚成为新的变量。发生在2020的一系列事件,无疑将极大影响甚至改变2021乃至未来中国足球和联赛的走势。 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同回顾这个不一样的赛季(点击图片可见往期相关报道)。 11月12日,2020赛季中超联赛正式落下帷幕,江苏江苏队以总比分2比1击败广州恒大,赢得球队历史上的首个顶级联赛冠军,也将广州恒大十年九冠的美梦击碎。在本赛季开始前,江苏江苏队确实并不是夺冠的热门,但特殊的赛制并没有让这个冠军失色。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中超联赛出现新的王者。恐怕很多年之后,2020赛季都会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因为它和两个字紧密相连:疫情。而在疫情背景下顺利开赛并完赛,即便仍旧有不小的遗憾,但中超仍足以称得上成功。当然这同样包括足协杯比赛、亚冠联赛、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女超联赛等。2020赛季的中国职业足球不容易,但2020赛季的中国职业足球挺了过来。 一个背景是,就在中超开赛前三天,中超两大赛区之一的大连突发本土疫情,在这种形势下,大连当地政府、中国足协仍旧顶住了极大的压力,保证了中超的顺利进行,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在2020赛季结束之后,记者一直呼吁:中国足协可以取消颁奖典礼,但相关奖项是应该评选的,其中中国足协特别贡献奖,一定要授予大连赛区和苏州赛区,当然也包括中甲、中乙和中冠的相关赛区。 不仅仅赛区,从足协到俱乐部,再到球队,所有的人都在努力。让人非常欣慰的是,在整个中超、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进行中,虽然球队被封闭在赛区,身心都遭受了极大的考验,但整个2020赛季,职业联赛没有出现恶性事件,所有的教练、球员和工作人员也都保持了良好的职业素养,这是中国足球人在艰难环境中的坚持和守护。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赛季,但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赛季,这个赛季有很多的遗憾,但这个赛季又注定被铭记。 2021赛季,中国职业联赛将实施中性名政策,这是众多“2020版中国足协新政”中的一项,也是最受争议的一项。最终公布的方案是中性名一刀切。 中性名政策最早在2017年就提出,当时,中国足协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方案,只是提出了一个方向。此后,中国足协一度有意以中超元年(2004年)为界限,此前的名称可以继续使用,但此后的名称需要更改为中性名,当时这个方案被披露之后,各界并没有什么意见,但这个方案并没有形成最终的文件。 到了2020年底,最新的中性名政策更改为一刀切的政策,所有俱乐部必须符合中性名要求,即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也不得使用谐音等等。 按照这个方案,目前中超俱乐部仅有大连人一家完全符合要求,深圳的俱乐部名称符合要求,但队名要和俱乐部名称一致,队名中不能出现佳兆业字样,申花则需要把绿地二字去掉。 这个方案迅速引发了热议,也成为中国足坛2020赛季最受关注焦点事件之一。其中反响最激烈的是北京国安,不管是俱乐部、球迷,还是媒体人,都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理由是国安二字已经成为一种足球文化现象,强制国安改名,是对历史和足球文化的不尊重。 不过,国安也准备好了后手,那就是中国中信集团退出36%的股份,如此国安自然也符合中性名要求。其他大部分俱乐部,则准备按照足协要求更改为中性名。 中性名对于中国联赛尤其是中国低级别联赛的消极影响同样不容忽视,中甲中乙的俱乐部名称中性化之后,那么这些投资者,就真的变成了“默默无闻的活雷锋”:没有企业的宣传效应,也无法达成企业期待的社会效应,那么投资者为什么要投钱呢?所以,泰州远大目前开始酝酿迁移或者解散事宜,其他不少俱乐部也受到影响。 12月29日和30日,中超、中甲、中乙2021赛季的赛程赛制沟通会召开,会议上通报了新赛季的预定赛程赛制。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赛程赛制,就有着职业联盟筹备组的影子,而职业联盟筹备组也提出了增加转会名额、注册名额的方案,目前也被足协初步采纳——不过,职业联盟仍旧没有正式成立。 很多人已经不记得“职业联盟”这个蛋下了多少年了,最初,足协成立了职业联赛理事会,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要求2017年1月完成职业联盟章程修订,3月前完成注册程序并正式挂牌——4年时间,一次又一次的承诺,一个又一个的时间表,都在岁月中化为了虚无。这个过程中,掺杂着太多的斗争,尤其是中国足协和职业联盟的定位和责权利层面上,足协和俱乐部意见难以达成一致。 进入2020赛季,职业联盟又遭遇了新问题。最初,职业联盟是按照公司的方式进行注册的,如果按照这个方式,职业联盟的成立就相对简单,因为它对公司法人并没有特殊的要求,但后来,职业联盟按要求更改为按照社会团体的模式注册,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社会团体的法人和主席,要求必须是中国国籍,此外,还有两个要求:最好是俱乐部投资人;要有权威和威信。 如此一来,职业联盟的主席就难产了,一些意向中的候选人,因为不符合其中的条件而被迫放弃,而有的候选人虽然符合条件,但本人兴趣不大,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各方也别无他法。 目前,职业联盟除了主席难产之外,职业联盟筹备组的工作人员,尤其是两位主要负责人黄盛华和刘军也早就开始进行相关工作,在2021赛季的赛程赛制制定方面,职业联盟筹备组就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尽管成立时间一拖再拖,但职业联盟诞生已经无法阻挡。按照目前情况,2021年初,职业联盟肯定会正式成立,目前的一个折衷方案是,在没有合适的主席人选情况下,由其他人暂时代理职业联盟主席,由黄盛华和刘军主持相关工作,一旦有合适的主席人选,再进行调整。 2020年1月2日,李铁出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这一年,李铁仅仅43岁,是一名年富力强的少帅,值得注意的是,当初高洪波首次出任国足主帅,同样是43岁。 对于李铁来说,他上任之后的任务是4场40强赛的比赛,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这4场40强赛一再推迟,直到目前,亚足联仍旧没有确定最后的比赛日期,按照目前情况,已经不排除亚足联改用赛会制方式打40强赛,以及最后的12强赛了。 所以,在2020赛季,李铁和国家队其实没有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李铁的国家队也仅仅进行了4次集训,分别是1月份广东集训、3月份迪拜集训、5月份上海集训和10月份的上海集训。 同样因为疫情的原因,在2020赛季,国足没有进行过一场国际比赛,仅仅在1月份广东集训期间和5月份上海集训期间,和部分中超、中甲俱乐部进行了内部教学赛。目前,国足正在规划2021年1月份的海口集训。 在2020赛季,国足的焦点是归化球员的使用:此前,艾克森、李可率先入选国家队;5月份的上海集训,洛国富入选国家队;10月份的上海集训,费南多、蒋光太入选国家队。 目前,具备入选国家队资格的归化球员有艾克森、阿兰、费南多、洛国富、蒋光太和李可等6人,其中血缘归化2人:蒋光太和李可;非血缘归化4人:艾克森、阿兰、费南多和洛国富。阿兰尚未入选中国国家队。 有关归化球员的使用,一直都是争论的焦点,有关方面似乎也有意控制归化球员入选的人数。但既然走出了归化这一步,即便有争议,中国足协和中国国家队也没有必要前怕狼后怕虎,应该把现有已归化球员的作用最大化,否则,还不如完全不归化。 2020年10月27日,中国著名功勋足球教练、前中国男足国家队主帅高丰文在沈阳家中病逝,享年81岁。高丰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率领中国男足打进奥运会决赛阶段的中国本土主帅,也是中国足球青训的先行者,为中国足球培养出了大批人才。 高丰文于1939年出生于辽宁开原。1956年,高丰文加入沈阳青年队;1957年,进入辽宁足球队;1965年任国家足球队队长,司职中卫,1973年退役。此后,高丰文开启了全新篇章。奔赴也门和布隆迪执教3年多后,高丰文在1979年底开始参与中国国家青年足球队的工作,而后成为国青队主帅。执教的两年间,他率队首次获得第2届世青赛决赛名额。此后高丰文又执教中国国少队,率队在世少赛中打进前8。 33年前,高丰文率领国足客场2比0击败日本,获得奥运入场券。1988年的汉城,成了中国男足第一次亮相奥运赛场。自那之后,中国足球再也没有从奥预赛中突围过。只是在2008年奥运会,以东道主的身份亮相奥运足球赛场。 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赛场上,高丰文麾下的国足首战0比3不敌克林斯曼领衔的联邦德国,次战0比2不敌瑞典,末战0比0战平突尼斯。这也成了高丰文执教国足生涯的转折点。 1989年,高丰文率领国足在世界杯预选赛中,两次遭遇“黑色三分钟”,击碎了国足进军意大利世界杯的梦想。 在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上,国足在1/4决赛占据全场优势的情况下,最终0比1不敌泰国队,未能兑现“北京亚运夺冠”目标的高丰文,在赛后宣布辞职。 卸任之后,面对多家俱乐部待遇颇为丰厚的执教邀请,高丰文选择在1995年开办足球学校。他的第一批学员中不乏杜震宇、王栋、张笑非、曹添堡等人,这些球员也成了2007年长春亚泰登顶中超的冠军班底,曾经惊艳亮相2005年世青赛的陈涛也出自高丰文门下。有统计称,高丰文的足校培养出了上百位中超、中甲球员。 2020年5月23日,中国足协正式公布2020赛季的中超、中甲和中乙三级联赛准入名单,入围的俱乐部自不必说,让人惊讶的是,16支球队退出或者没有获得准入资格,其中,中超球队天津天海名列其中,天海退出,也可以说是中国职业联赛泡沫化破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5支退出的俱乐部是:天津天海、深圳鹏城、杭州吴越钱塘、菏泽市曹州、南京巴兰塔;11支没有获得准入资格的俱乐部是: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上海申鑫、辽足、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南京沙叶和保定英利易通。还有1家俱乐部在获得准入之后,在联赛开始前最终退出,他们是拉萨城投。如此,2019赛季末到2020赛季初,总计17家俱乐部退出、解散或者没有获得联赛准入资格,更准确地说,先后17家俱乐部选择退出中国职业联赛,这是中国职业足球发展历史上一次空前挫折。 而在一年前,2018赛季中期到2019赛季初,共有9家俱乐部退出。 应该说,中国足球在反赌扫黑之后,从2011赛季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而从2015赛季开始,中国职业联赛快速膨胀,更多的俱乐部开始了疯狂的投入,在最疯狂的2017赛季到2018赛季,中超一家俱乐部的投入可以轻松突破20亿人民币,而投入5亿、8亿的俱乐部只能苦苦保级。 中甲和中乙也同步膨胀,中乙出现了多名百万以上年薪球员,甚至有的达数百尤年薪,不少中乙俱乐部的投入达到了5000万级别乃至更高,更多的中乙俱乐部投入也在2000万到3000万之间,十多年前,这可是中超的投入标准。这一切都极大地增加了俱乐部的经济压力,不少俱乐部雄心勃勃,但最终却力不从心,再加上经济下行的压力,最终,从2018赛季末开始,中国职业联赛泡沫破灭。 留下的是一地烂摊子,除了职业联赛球队数量大幅度下滑之外,更多的球员被欠薪,而且这些俱乐部已经退出职业联赛,其中的绝大部分俱乐部更是直接解散破产,从理论上来讲,恐怕绝大部分被欠薪的球员已经不可能追回了。 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足球如股市,投机主导了中国足球,吹大了泡沫,但泡沫终有破灭时。 曾经有段时间,中超联赛被称为“全球第六大联赛”,这倒不是说中超水平很高,而是投入很高。以冬季转会窗为例,从2014赛季开始,中超就杀入全球前三,2016赛季更是一举坐到了第一的宝座上,虽然冬季转会不是欧洲的主要转会窗口,但中超的动作也让人惊讶。 实际上,如果以年度为标准计算引援投入,中超在投入最高的年份恐怕也足以杀入三甲,所以那个时候,中超联赛也被标榜为“全球第六大联赛”,意思是除了五大联赛,就中超联赛最吸引人了。 时过境迁,2020赛季冬窗,中超的引援投入已经下滑到全球第十,不过,日前国外的一个世界最佳联赛排名,中超仍旧以2%的影响力位居全球第8,第一名还是欧冠联赛,并非国家的职业联赛。不过,2020赛季和2021赛季,恐怕是中超最后的余辉。 2020赛季结束后,浩克离开,而这其实只是一个开始,在2021赛季结束之后,恐怕会有更多的大牌外援离开,奥古斯托、比埃拉、巴坎布都在2021年11月31日合同到期,而保利尼奥、塔利斯卡则是2022赛季中期合同到期。 放在往年,合同到期不可怕,续约就是,但是,目前中超出台了严格的限薪政策,其中外援转会费的引援调节费标准仍旧是4500万人民币,但外援薪水的限制更加严格,2020赛季执行的是税后300万欧元年薪,但2021赛季,执行的已经是税前300万欧元年薪,而且5名外援的总年薪不能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平均下来只有税前200万欧元。 这样的限薪政策,意味着中超几乎不可能再引进大牌外援了,要知道,泡沫化最顶峰,不少外援加盟之后年薪都在税后1000万欧元以上,个别球员甚至超过税后2000万欧元。 大牌外援确实提升了中超的影响力,但过高的薪资让中超投资人不堪重负,进入2021赛季,包括五大豪门恒大、国安、上港、鲁能、江苏队在内的绝大部分俱乐部,投资人或者俱乐部都出现了一些经济层面的不利新闻或者传闻,这种情况显然让人忧虑。所以,大牌外援走了,真的需要抱以平常心,因为活着终归是第一位。 只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份心理落差,恐怕只能慢慢消化了。 2020年,武磊仍在欧洲“独自”奋战,他并非如今留洋海外的唯一一位中国球员,但真正受到中国球迷普遍关注的只有他一人。 2020年的1月5日,武磊打进了个人职业生涯迄今为止最为人所知的一球,巴塞罗那德比中他打进绝平进球,一时间轰动国内外。遗憾的是,这个进球为西班牙人带来宝贵一分的同时,并没能最终帮助鹦鹉军团留在西甲。而在球队困难之时,拒绝诸多其他道路选择留队征战西乙的武磊,也赢得了许多的掌声。期间,武磊在西班牙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同样牵动着国内球迷的心,幸运的是,武磊很快便从疫情中康复,并回到了赛场。 2020年,武磊征战了欧联杯、西甲、西乙以及国王杯的比赛,他在4项赛事中出场40场,其中西甲20场,西乙15场,欧联杯2场,国王杯3场。他的数据是5个进球和2次助攻——这个数据并不鲜亮,但恐怕不会有谁去质疑武磊没有全力以赴。 武磊最近一场的高光比赛,是12月7日西乙第17轮西班牙人和希洪竞技的比赛,武磊第75分钟出场,随后打进一球并助攻一次,几乎以一己之力帮助球队击败了冲甲竞争对手希洪竞技。目前西乙积分榜上,西班牙人以42分的积分位居榜首。 只是这样的高光表现,在武磊随队降入西乙之后并不多见。他并未如中国球迷预想的那样牢牢占据球队主力,反而在出场时间上有了些许下滑。必须承认的是,武磊的身上被寄予了太多的关注,太多的希望,对于他而言,这当然也是无法忽视又难以言明的压力,这些压力也是他在面对不同于中超的高水平对手时背负的额外负担。 更可悲的是,恐怕未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很难再找到一个新的武磊,目前国内球员中,接近欧洲的也只有韦世豪,但正如他自己承认的那样,他和欧洲高水平联赛(他本人说的是葡超)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而之后,我们很难找到更优秀的球员,记者观看青少年赛事,至少03和05年龄段还没有特别突出的球员。由此,我们的留洋梦,只能牵住武磊一人。 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但终归是中国足球的不幸。 2020赛季,中超顶级豪门之一的山东鲁能发生重大变革:俱乐部进行了股权改造,12月底,济南文旅的管理层正式入驻俱乐部,吴志东出任俱乐部新任总经理,原总经理孙华卸任。 至此,在经过了4年的开创期(1994–1997),经过了23年的鲁能时代(1998–2020)后,山东鲁能进入了济南文旅时代,如无意外,山东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也会按中性名的要求,更名为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 鲁能泰山队是甲A元老,1994年就参加了甲A联赛,1995年便获得足协杯冠军,1998赛季,鲁能正式接管俱乐部,俱乐部也进入了鲁能时代,第二年,鲁能便获得联赛和足协杯的双冠王,而从2004年到2010年,鲁能更是开创了一个王朝时代,期间获得3个联赛冠军、2个足协杯冠军和1个中超杯冠军。 鲁能和申花、国安一起,是三支从职业联赛元年至今,27年来始终保持在顶级职业联赛的球队,其实申花和国安都早于鲁能,先后经历了变革,申花曾经经历了申花时代、朱骏时代,目前则是绿地接管,至于北京国安,2017年1月,俱乐部也完成了股权变革,中赫拿到了北京国安64%的股份,中国中信有限公司占股36%,中赫正式接管国安。 每一次变革,都有着浓厚的外部因素,也见证了中国职业联赛的发展历程:比如申花和联城的合并,当时中国职业联赛进入了收缩期;绿地接管申花,则是反赌扫黑之后中国足球的重建期和发展期;至于中赫入驻国安,当时的中超正处于快速膨胀时代或者说泡沫化时代;而现在,中超又进入了收缩期,目前各方也都在努力稳定职业联赛。 对于鲁能的未来,目前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主要原因是鲁能的外部环境,即中国职业联赛的环境在发生急剧的变化,所以此次鲁能变革,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 从有利之处来讲,目前济南市非常支持,各方也在努力保证俱乐部的健康发展。此外,从管理层人员的构成来看,济南文旅也非常用心,进入俱乐部的多名管理层,包括吴志东、郑力等,都是和足球有关的专业人士。从不利方面来讲,首先此次变革,必然要存在一个过渡期和适应期,这个过渡期和适应期是有可能出现成绩反复的。 2020年12月29日早上,恒大的大部队终于解除为其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正式进入期盼已久的假期,从首次冬训开始计算,他们长达356天的2020赛季终于画上了句号。 这一年,对全世界都是特殊的一年,对恒大来说更是如此,一方面这是他们闯入中国足球以来首次无冠,亚冠更是小组出局,失去王冠的原因有很多,值得总结自然是不少。而另一边厢,专业球场正式破土动工,球队更名为“广州队”,以及从新三板退市等种种变化,同时意味着恒大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变局已然开始。 恒大的2020赛季,本来他们有三大任务,分别是更新换代、消化归化以及夺冠。 在最为直观的冠军荣誉上,恒大在中超决赛中不敌江苏队,无缘卫冕;而在亚冠赛场,更是交出了恒大亚冠历史最糟糕表现,四场小组赛得浑浑噩噩,终队史第二次无法在亚冠小组赛突围。足协杯方面,自然也难奢望青年队出战的他们更进一步。也正因为如此,恒大集团才会在亚冠出局后发出两纸公文,将俱乐部管理模式变为总经理负责制,并由郑智担任总经理。 而“消化归化”这个任务,卡纳瓦罗完成得也不算出色,留在恒大队内4名归化,只有蒋光太(而且仅限于联赛)和费南多表现尚可,艾克森和洛国富都不足以让人满意,反而是租借在外的高拉特和阿兰状态更为出色,未来仍需摸索。 “更新换代”这项,新生代球员几乎均有过出场机会,其中韦世豪和吴少聪等青年才俊逐渐站稳主力位置,但这批球员比前辈们仍有不小差距。 种种变化,再加足协最严“限投帽”等各方因素,无疑都将驱使恒大在2021年将会以不同的姿态示人,未来走向如何,只能留待时间揭晓答案,而恒大2021年还得先解决卡纳瓦罗的问题。